1. 首页
  2. 股票

上海机场一字跌停(上海机场怎么跌停了)

文 | 金卫

2月1日,上海机场开盘直接一字跌停,封单量达到50万余手,截止午间收盘,上海机场报收于71.1元,市值为1370亿。

上海机场跌停,或与业绩预亏有关。根据公告,上海机场预计,2020年亏损12.9亿元至12.1亿元,扣非净利润为-14.06亿元至-13.26亿元。而在2019年,上海机场净利润为50.3亿元,扣非净利润为49.8亿元。

上海机场一字跌停(上海机场怎么跌停了)

对于业绩的大幅预亏,上海机场解释称,2020年以来,全球航空业因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面临严峻挑战,行业受疫情影响严重。疫情对上海机场各项业务开展和客户经营影响较大,浦东机场旅客吞吐量及飞机起降架次大幅下降。

业绩亏损、股价跌停,这在很多上市公司身上上演。不过,上海机场则有些特殊,它是公募一哥张坤的重仓股。

上海机场一字跌停(上海机场怎么跌停了)

作为公募基金首个管理规模超过千亿元的主动权益基金经理,张坤最近异常火爆。1月25日,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因重仓白酒股而出现一日净值暴涨5%,“蓝筹”、“基金”、“张坤”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其后张坤有了庞大的后援粉丝团,引发全社会对基金的的热议。张坤也由此变成新晋的公募一哥。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机场是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混基重仓的股票之一。资料显示,2018年二季度易方达中小盘新进上海机场前十大股东,持股数量为1447万股,位列第七大股东。此后又分别于2018年三季度,2019年一季度、三季度、四季度,以及2020年一季度持续加仓,持股数量升至2230万股。

上海机场一字跌停(上海机场怎么跌停了)

2020年第二季度,张坤对上海机场首次进行了大幅减仓操作,减持了1580万股。

不过,第三季度,张坤又对上海机场进行了加仓。2020年三季报显示,易方达中小盘基金持有上海机场1960万股,持仓比例为1.79%,位居第五大股东。

上海机场一字跌停(上海机场怎么跌停了)

张坤曾在一篇访谈中提到:“我投的很多东西,都是在供给端有很强限制的东西,例如白酒、机场还有血制品、医疗服务公司。”

2020四季度数据显示,张坤的在管产品易方达中小盘混合持有上海机场量2180万股,相对于三季1960万股,张坤还增持了220万股。从持股占基金净值比例看,上海机场由2020三季度的4.79%,降至2020Q四季度的 4.11%。

上海机场一字跌停(上海机场怎么跌停了)

按2180万股计算,今天上海机场一字跌停,张坤的易方达基金相当于一天蒸发1.7亿。

从上海机场的K线走势上看,整体比较平稳,上海机场曾于2019年8月27日创出历史新高,股价达到88.1元,之后股价再没有越过这个高点。

2019年1月至今,涨幅为22%,区间振幅为96.8%,如果是2020年1月至今,涨幅为-8.8%,区间振幅为45%,2020年第四季度涨幅为10%。

上海机场一字跌停(上海机场怎么跌停了)

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机场、航运业普遍低迷,张坤在此背景下的加仓动作挺让人费解。

上海机场很大部分的收入来源在于免税店等。

2018年7月19日,中国中免控股子公司日上免税行(上海)有限公司中选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免税店项目,并在当年9月7日双方签署免税店经营权转让合同。

1月30日,上海机场宣布与日上免税行(上海)有限公司(简称“日上上海”)签署《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免税店项目经营权转让合同之补充协议》(简称《补充协议》),《补充协议》就日上上海在浦东机场经营免税店所需向上海机场支付的费用等相关条款进行了修订。其中主要条款包括,当月实际国际客流≤2019年月均实际国际客流×80%时,“月实收费用”按照“月实际销售提成”收取。

2020年免税店租金收入11.56亿元,较疫情前有大幅下滑。日上上海2017年-2019年向上海机场支付的免税店租金分别为25.55亿元、36.81亿元和52.1亿元。2021年-2025年,上海机场免税店业务收入的实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的进展、浦东机场国际及港澳台地区航线客流的恢复情况,具有不确定性。

由于疫情影响,加上免税协议修订,机构纷纷下调评级。国泰君安认为,免税合同调整低于预期,下调2020-22年EPS预测至-0.63/0.05/1.60(原0.29/0.91/2.52),海南离岛与线上渠道等降低了对机场免税渠道价值的预期,机场议价能力减弱。

资料显示:上海机场的飞机跑道、航站楼、办公场等是从大股东上海机场(集团)租赁的,租赁合同是每年一签,且金额年年上涨,最近几年的场地租赁费用基本相当于上海机场年营收的十分之一,成本较大。

上海机场的定价权,主要来自于下游的免税店、机场内商店等有定价权,但是对于上游租赁方则无定价权。像现在新冠疫情影响,客流量减少,那么免税店等租金收入就会减少,这也是上海机场在业绩预亏的重要原因。

上海机场表示,为应对疫情冲击,营业收入方面,公司按照民航局相关政策要求,免除了相关项目收费并降低了部分项目收费标准;按照上海市国资委相关政策要求对非公中小等企业相关租金费用进行了减免。

不过,在疫情、免税店等持续影响下,上海机场能否企稳、走出业绩的低谷,仍有待时间的检验。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6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