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国联证券欲发债定增融资(国联证券定向增发)

中宏网股票频道4月16日电 4月9日,证监会网站公布了国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联证券,601456.SH)2021年面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短期公司债券(第一期)的票面利率的公告。公告显示,国联证券本期发行债券规模为10亿元,票面利率3.10%。

国联证券欲发债定增融资(国联证券定向增发)

(图片来源:证监会网站)

如果加上2月份公告拟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的65亿元,国联证券今年或正在推进的融资已达75亿元。国联证券不断融资的原因是什么,或从其信用交易业务的缩水可见一斑。

不断发债定增缘何在

其实,在此次发债之前,国联证券于2月5日就曾公告拟在A股定增募资。

公告称,拟在A股定增募资不超6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以不超25亿元进一步扩大包括融资融券在内的信用交易业务,以不超30亿元用于扩大固定收益类、权益类、股权衍生品等交易业务,以不超5亿元增加子公司投入,以不超5亿元用于其他营运资金安排。

国联证券欲发债定增融资(国联证券定向增发)

(图片来源:国联证券公告)

此外,据2020年报内容,在其2020年新增的76.7亿元借款中,除去补充资本金及增加营运资金外,大部分投入到了以融资融券和股票质押式回购为主的信用交易业务以及证券投资业务。

不仅如此,据2月份国联证券所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报告,截至2020年末,其IPO募集资金净额19.38亿元,已全部使用完毕。其中使用10.55亿元用于加快推动融资融券、股票质押式回购等资本中介业务发展;使用6.16亿元增加自营业务投资规模,提高投资回报;使用2.67亿元培育场外市场业务、金融衍生产品业务等创新业务。

显然,系列资本运作的推进中,国联证券对于资金的渴求愈发明显。

需要指出的是,在庞大的融资资金使用上,除去补充资本金,增加营运资金外,国联证券大部分都投向了以信用交易、证券投资和资产管理等为代表的交易性业务上。如果算上IPO、定增以及已取得批复的公司债在内,自A股上市以来,国联证券已完成以及正在推进的融资规模已达到155亿元,其中投向交易型业务的占比近六成。

作为一家典型的资管类公司,2020年国联证券投资收益总额为6.8亿元,而净利润为5.88亿元。投资收益与净利润的比值高达115.6%,意味着投资收益成为其重要收入来源。

信用业务缩水近两成

2020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国联证券实现营业收入18.76亿元,同比增长15.87%;净利润5.88亿元,同比增长12.76%。而美中不足的是信用交易业务仅为2.35亿元,同比减少17.63%。

资料显示,国联证券信用交易业务分为两个板块,一是融资融券业务,二是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2020年无论是规模还是收入,融资融券业务均呈扩张态势。截至2020年末,客户信用账户开户总数为22941户,同比增长6.17%;客户两融总授信额度572.00亿元,同比增长16.39%;两融余额为86.26亿元,同比增长87.03%;实现息费收入4.34亿元,同比增长65.65%。

与融资融券业务增长良好事态势对应的是,国联证券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大规模缩水。据2020年年报,报告期内国联证券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本金余额为30.83亿元,较2019年末49.15亿元的规模缩水幅度约37.27%。

股票质押式回购是用指以股票等有价证券为标的提供质押担保获得融通资金的一种方式,由于质押标的本身具有的高风险,股票质押式回购容易发生“爆雷”现象,且易产生法律纠纷,要求券商需有较高的风险管理能力。公开资料显示,国联证券及其控股子公司至今尚存有2起股票质押式回购的法律纠纷,所涉金额均超过千万。

资产重组失败遭警示

公开资料显示,国联证券前身为无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由全民所有制企业无锡证券改制而来,后又经历两次增资扩股及股改后,变更为如今的国联证券。

国联证券在继2015年港交所主板上市后,于2020年7月在上交所主板上市。

在A股上市刚满50天,即2020年9月20日,国联证券突然宣布拟向国金证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国金证券。

刚上市不久就筹划兼并同行中体量更大的国金证券,国联证券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焦点,股价一路上扬。但在约三周后,伴随着疑似内幕信息泄露等市场质疑,双方中止重组。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此次重组,2020年11月20日,国联证券被证监会出具监管警示函。原因为,“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未有效评估监管政策,对重组备选方案准备不足。同时,未审慎评估对证券市场的影响”。

此外,其A股股票在没有基本面支撑的情况,3月19日、3月22日、3月23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被媒体及投资者质疑与国金证券的重组有关。

风控合规能力待加强

除上文中所提及的2起尚未了结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交易纠纷,国联证券及其控股子公司还存在4起管理人涉诉案件。4起案件中,1起为质押式回购纠纷,其余3起均为债权纠纷,涉案金额总计近8亿元,凸显其风险管理短板。

此外,国联证券的合规水平也曾受公众质疑。据年报信息,除因与国金证券重组事件被监管警示外,2020年1月14日,国联证券子公司华英证券作为山东龙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配套募集资金事项的独立财务顾问,在履行持续督导间未及时发现龙力生物违规挪用募集资金的情况,重组执业中尽职调查工作不规范,部分工作底稿保存不完整的情况,被证监会山东监管局出具警示函;2020年10月27日,中国证监会就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不完善,存在质量控制现场核查制度、反馈意见报告制度不健全等问题分别对国联证券及华英证券出具了警示函。

报告期外,华英证券在2017年一年内两次被监管机构处罚,而2018年国联证券因两高管违规炒股遭证监局罚没397万元。

尽管国联证券一再表示,公司高度重视,将进一步加强合规管理,做好信息披露工作,但下一步工作中,如何加强与监管及投资者的信息交流与畅通,仍然是其需要注意的问题。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6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