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记者|赵阳戈

钱江摩托(000913.SZ)股东叶茂杨利用拖拉机账户组,一朝被曝光,被罚不说还收获公开谴责处分。界面新闻根据披露信息顺藤摸瓜发现,疑似和叶茂杨的同步资金枝叶繁杂,甚至还隐现期货大佬的身影,涉及上市公司标的甚广。

行政处罚+公开谴责

3月4日,深交所对叶茂杨给予公开谴责处分,叶茂杨是钱江摩托的股东。

据悉,2016年5月9日至2018年8月31日期间,叶茂杨使用多个账户交易钱江摩托股票。2016年7月26日,账户组合计持股2344.59万股,占钱江摩托总股本的5.17%,首次超过5%。2018年8月31日,账户组合计持股6657.55万股,占钱江摩托总股本的14.68%。2016年7月27日至2018年8月31日,账户组累计买入钱江摩托5036.29万股,成交金额8.47亿元;累计卖出723.33万股,成交金额1.16亿元,买卖金额合计9.63亿元。

叶茂杨实际控制的账户组,在2016年7月26日合计持有钱江摩托股份达到5%时,未停止买卖股票并履行报告、公告义务。在持股达到5%后,持股比例每增加5%时,也未按规定进行报告和公告。也因此,深交所对其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公开谴责之前,浙江监管局就已经对叶茂杨进行过行政处罚。据处罚决定书,叶茂杨实际控制着其本人、蒋某良、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北方信托乾丰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证券账户等17个主体名下23个证券账户。浙江监管局对叶茂杨超比例持股钱江摩托未报告的行为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叶茂杨在限制转让期内转让钱江摩托的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300万元罚款。

从盘面来看,2016年5月9日至2018年8月31日期间,钱江摩托的股价经历了一番涨跌,区间振幅接近140%。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同步现身诸多标的

据钱江摩托2018年三季报,第一大股东持有29.77%,第二大股东持有11.68%。也就是说,上述账户组累积持有14.68%股份,实际上已经可以算是二股东。值得注意的是,叶茂杨本人,也出现在了十大股东名单当中,以414万股位列第十位。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天眼查显示,叶茂杨为浙江乾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乾瞻投资)的法人代表人,同时也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另外叶茂杨持有绍兴宏铭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绍兴宏铭)51%的股份,并担任法定代表人。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需要指出的是,在钱江摩托2018年三季度的十大股东名单中,还有一个自然人高雅萍持股1392.81万股,为第四大股东。通过天眼查穿透可以看到,高雅萍正是乾瞻投资的股东,乾瞻投资的另一位股东叫缪文琴。缪文琴也是绍兴宏铭的股东。高雅萍和叶茂杨目前还同时为杭州金灿丰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浙海德曼(688577.SH)的股东。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公开信息显示,高雅萍同时也是郑煤机(601717.SH)、科力远(600478.SH)、美利云(000815.SZ)等上市公司的股东。

追溯起来,高雅萍是钱江摩托2016年第二季度才入驻十大股东名单的,这个时间与叶茂杨开始利用拖拉机账户组对钱江摩托进行扫货的时间一致,非常巧合。而在2016年三季报中,叶茂杨也第一次出现在了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那么入股浙海德曼呢?公开信息显示,叶茂杨第一次出现在股东名单里为2020年三季报,高雅萍则是在2020年年报中现身的,时间上一前一后。一直到2021年三季报,叶茂杨也依然在股东名单中,高雅萍也是同样。

上文提到的“蒋某良”,在钱江摩托的历史股东名单中,2016年半年报里恰好有名为“蒋水良”的股东。进一步查询发现,这位自然人蒋水良,在2014年三季报中曾出现在科力远的股东名单中,并持续持股至2021年三季末,最新情报待定。而在科力远2014年半年报中,叶茂杨也曾亮过相,2014年一季报中,缪文琴的名字也出现过,其持股还一直持续到了2018年。那么高雅萍呢,在科力远的记录中,高最早出现在2013年年报中,和蒋水良一样,在2021年三季报中依然在股东名单上。

此外,在钱江摩托股东名单上有一位与缪文琴同姓的自然人缪玉兰,其于2018年2季度入驻钱江摩托后,一直保持到2021年,但该人士并没有出现在其他上市公司的十大股东名单中。不过,缪玉兰入驻钱江摩托的时间与叶茂杨开始利用拖拉机账户组交易的时间也是一致的。

另外是美利云这个标的。公开信息看到,蒋水良同样在美利云股东名单上出现过,最早介入时大概为2017年二季度,最后一次出现是2019年一季报。恰巧高雅萍也是美利云的股东,截至2021年9月底的持股为705.77万股,位列第六大流通股东。往前追溯到话,高雅萍入驻得更早,在2016年的半年报中出现。

隐现期货大佬身影?

界面新闻进一步查询获悉,乾瞻投资旗下100%控股的上海乾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乾瞻资产)里,有一监事叫刘艺超,恰恰钱江摩托的股东名单中,也有一自然人股东名为“刘艺超”,且该股东只出现在了钱江摩托大股东中。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而乾瞻资产的总经理叫沈祥龙,这个名字在科力远和浙海德曼的2021年三季报中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也有出现。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还有一个人物蒋仕波,他出现在乾瞻资产旗下的嘉兴乾瞻裕芯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嘉兴乾瞻蕴朝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江乾瞻财富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嘉兴乾瞻广鑫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一系列主体的股东名单中。

而蒋仕波作为自然人股东,也同时出现在美利云、浙海德曼、郑煤机、海特生物(300683.SZ)等上市公司的股东名单中,与高雅萍的入驻上市公司重合度高。

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钱江摩托拖拉机账户背后隐现期货大佬,魅影浮现浙海德曼、科力远、美利云

资本市场中,有一风云人物正好也叫蒋仕波。百度百科显示,蒋仕波1962年出生,浙江诸暨人,期货大佬,在期货市场和股市中都曾卷起过风浪。据《上海证券报》报道,蒋仕波与高雅萍为夫妻,这一信息与上述公开查询信息就吻合上了。

另外在梳理中可以看到,自然人股东季爱琴,以及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华融·汇盈32号证券投资单一资金信托,也多次出现在上市公司的股东名单中,与上述股东的持仓交集明显,诸如美利云、钱江摩托、科力远、冠昊生物等。而蒋仕波也在冠昊生物的股东名单上。

看起来,监管层点名的叶茂杨更像是错综复杂的资本局一角,而上述所涉及标的,是否也与监管层披露的钱江摩托一般呢,期待有答案。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6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