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操纵55个账户买卖自家公司股票(操纵他人账户买卖股票)

操纵55个账户买卖自家公司股票(操纵他人账户买卖股票)

(文/张玉 编辑/马媛媛)超比例增持,减持未公告、披露,在限制期内交易……日前,大连圣亚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圣亚”)董事兼总经理毛崴“摊上事儿”了。

日前,大连圣亚公告称,根据《证券法》相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对毛崴超比例增持、减持未报告、披露的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其限制期内交易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1500万元罚款。

据悉,毛崴与另一自然人姚石,共同通过磐京基金相关工作人员,控制使用共55个证券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交易大连圣亚。账户组于2017年11月14日持有大连圣亚比例5.3%,之后仍继续交易,于2018年8月10日达到最高点24.59%,截至2019年7月3日仍持有15.19%。

操纵55个账户买卖自家公司股票(操纵他人账户买卖股票)

多账户疯狂交易

毛崴出生于1979年3月,除了担任大连圣亚的董事兼总经理,还曾担任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姚石出生于1989年3月。

2017年11月7日~2019年7月3日,毛崴与姚石共同通过磐京基金相关工作人员,控制使用“磐京基金”机构账户、“新证泰6号”等10支信托产品账户、“九逸赤电晓君量化3号证券私募投资基金”等7支私募产品账户、“杨某平”等37个个人账户共55个证券账户,交易“大连圣亚”。

然而,在增持“大连圣亚”达到5%及减持达到5%时,毛崴、姚石控制的账户组均未向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也未通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并且继续交易该股票,累计增持金额为18.18亿元,减持金额为16.35亿元。

对于证监会的上述陈述,毛崴和姚石的代理人均提出了反驳。其中,毛崴的代理人指出,第一,事先告知书并未列示账户组明细,属于行政处罚事实告知不明确。第二,账户控制关系认定存在严重错误,除磐京基金名下的机构账户以及由其管理的磐京稳赢2号基金账户外,其他涉案信托产品账户、私募基金产品账户以及个人账户与毛崴无关。

姚石的代理人提出,第一,姚石不是“大连圣亚”信息披露义务人,也不是限制期内停止交易的义务人,不应被认定为责任主体。第二,姚石对账户组交易没有控制决策权,从未控制使用任何账户交易“大连圣亚”。

综上,二人均请求免于处罚。不过,经过复核后,证监会逐一反驳了毛崴和姚石的相关陈述。

证监会指出,首先在案证据足以认定账户组在涉案期间的交易是由毛崴、姚石控制的。相关证据包括磐京基金相关工作人员的笔录、工作资料、配资协议、配资中介陈述、银行转账信息以及“杨某平”等个人账户持有人的陈述。

此外,相关账户控制人只要使用所控制的账户交易股票,其就有义务关注账户持股情况并按照规定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停止交易等义务。

综上,证监会没有采纳二人的申辩意见。

原董事长涉合同诈骗案

公开资料显示,大连圣亚成立于1994年并于2002年上市,是第三代水族馆的开创者,正在从海洋极地主题乐园建设运营商转型为海洋主题全文化产业链打造者。公司已建成运营的大连圣亚海洋世界景区,包括圣亚海洋世界、圣亚极地世界、圣亚珊瑚世界、深海传奇四大场馆,是4A级旅游景区。

不过,由内部开始的管理层的种种行为正在让这家东北旅游业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雪上加霜”。

除了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因为公然操纵50多个账户遭到行政处罚,大连圣亚于日前的一则公告还控诉公司原董事长王双宏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犯罪。12月6日,大连圣亚方面表示,公司收到营口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局的《立案告知书》,该案符合合同诈骗案立案条件,依法立案侦查。

时间回到今年1月19日,按照农历来算尚未过新年。大连圣亚一纸诉状将公司原董事长王双宏、原总经理肖峰、原副总经理薛景然告上法庭,控告上述负责人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犯罪。

公司方面称,今年4月,案涉金额已经超过2000万元(含欠付租金、违约金和装修资产收购款),涉事相关责任人员仍未进行离任审计,公司无法查明事实。鉴于涉案金额对公司利润的影响较大,8月28日~30日,大连圣亚再次向大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案件侦查支队报案。

根据大连圣亚方面的描述,2016年2月26日,公司与鲸天下签订了《大连圣亚极地世界闲置区域租赁合同》,约定由鲸天下承租公司位于大连市沙河口区中山路608-8号的鲸MALL场地,租赁面积为8823.1平方米,租赁期限为2015年11月1日至2031年6月30日,租金合计7500万元,年租金平均约为469万元。同时,合同约定由鲸天下负责该租赁房屋的装修改造,鲸天下承担对租赁房屋装修改造的全部费用。

2016 年 7 月 8 日,公司与鲸天下签署补充协议,约定租赁期限变更为2016年2月1日至2031年9月30日,并再次确认鲸天下承担对租赁房屋装修改造的全部费用。

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鲸天下欠付大连圣亚租金合计为310万元、违约租金约377.32万元。彼时,双方租赁合同仍在履行中,“公司在受新冠疫情影响闭馆经营困难之际,公司时任管理层拟进行收购鲸天下的装修资产(添附物)的操作”。大连圣亚称。

2020年5月18日,大连圣亚与鲸天下签署《鲸MALL项目资产收购协议书》,以1301.02万元溢价收购鲸MALL已经被使用5年的装修资产。

在大连圣亚看来,截至收购协议书签署当月,鲸天下欠付大连圣亚租金310万元、违约金377.32万元。在新冠疫情严重影响公司经营且租赁合同未解除的前提下,大连圣亚未对鲸天下主张租金债权,而选择溢价收购鲸MALL已使用5年的装修资产,形成了大连圣亚欠鲸天下1300多万元债务的局面。

原董事长涉合同诈骗案、董事沉迷于操纵账户买卖公司股票,也对公司经营状况带来严重的考验。三季度报显示,年初至报告期末,大连圣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7200.3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08.72万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6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