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揭密躁动的A股(股票春季躁动)

揭密躁动的A股(股票春季躁动)

注册制推动IPO数量创新高,A股上市公司超500家,VC/PE“赢”了吗?

今年以来,伴随着注册制改革的推进,A股上市的企业数量再创新高。尽管距离2021年收官还有最后几天,但IPO上市数量和募资总额已经刷新了历史纪录。

WIND数据显示,按上市日期统计,截至12月中旬,今年登陆A股上市公司的数量已达502家,相比2020年全年的437家增长15%;募资总额也首次突破5000亿元,至5148亿元,比去年全年募资总额4806亿元增加7%。

数据显示,在过去31年的A股市场历史中,单年新增IPO上市数量超过400家的仅有3次,此前两次分别是2020年、2017年;IPO年募资总额超过4000亿元的则有4次,此前3次分别为2020年、2010年和2007年。

上市企业数量和募资总额的增加,与注册制的进一步落地息息相关。

门槛放低,使得中小企上市相对更加容易。具体看,IPO企业中,有七成以注册制方式发行,IPO数量和筹资额分别占比75%和66%。

“过去一些硬科技项目因上市门槛较高,并无上市打算,但如今,更低的门槛,更强的财富效应,吸引着他们登陆资本市场。”业内一家头部VC告诉《融资中国》,“以往那些不融资的优质项目,也开放了融资机会,这也是今年头部机构频频出手的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使得10亿元以下IPO数量占77%,比2020年多4%。分行业来看,科技、传媒和电信行业分列数量和筹资额首位,生物科技与健康IPO数量和筹资额双双进入前五。

上市数量创新高 超7成七成以注册制方式发行

日前,德勤中国资本市场服务部发布《2021年中国内地及香港新股市场回顾及2022年前景展望》。据德勤统计,2021年全年预期新股合计募资将达到5367亿元,融资额同比上升14%。其中也包括11只于北交所上市的新股,融资额达到17.5亿元。从行业来看,制造业募资较为突出,行业募资合计达到1907亿元。

数据显示,创业板成为IPO数量最多的板块,年内已有185家企业登陆创业板,集资总额1339.08亿元。2020年全年,该板块上市总数仅为107家、募资总额892.95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年内超过七成的IPO以注册制方式发行,凸显了中小企业在注册制进一步推进中,收获了资本红利。

安信证券指出,试点注册制这关键一招,疏通拓宽了资本市场入口,给A股新股市场带来了明显的变化,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和产业转型的支持效果愈加明显。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有专家指出,资本市场即将在高质量发展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未来直接融资占比有望继续提升。

展望未来的一年,A股市场极有可能进一步扩容,届时,上市不再是一个艰难的门槛,上市后企业的表现,则成为新的考核标准。

“当前仍有数百宗IPO申请处于审核状态,预计明年IPO上市数量、募资总额将保持高位。”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预测。

科创板募资金额最高 智能制造仍是上市主力军

融资中国统计,在500余家上市企业中,185家于创业板上市,154家于科创板上市,85家于上证主板上市,33家于深证主板上市。根据WIND数据显示,上市的502家项目中,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企业共29家,医药制造业29家,批发业7家,专业技术服务业21家,专用设备制造业51家,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35家,橡胶和塑料制品业16家,仪器仪表制造业12家,汽车制造业19家,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34家……

从行业角度看,设备制造为首的智能制造行业,仍是上市的主力军。

而从上市板看,科创板则是募资金额最多的板块,年内已有154家企业在科创板发行上市,募资总额达1919.19亿元。沪深主板则分别有85家、33家企业在年内首发上市,募资总额分别为1587.23亿元、228.02亿元。

而在这些上市企业背后,大多也有投资机构的身影。以芯片设备企业盛美上海为例,盛美上海主营业务为半导体清洗设备,目前可用于45nm及以下的芯片生产。由于芯片制程的不断缩小,晶圆对杂质含量越来越敏感,而晶圆制造中不可避免会引入一些其他成分或杂质,清洗设备对于芯片良率、生产有着重要作用。得益于过去一年芯片行业的崛起,盛美上海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截至目前,市值为519.88亿。

天眼查数据显示,盛美上海背后的股东包括上海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上海浦东新兴产业投资等。

再看恒光股份,受千亿赛道精细化工以及新能源政策的持续利好驱动外,恒光股份拥有的循环化工模式优势、次新股以及高成长等属性亦成为其受资本市场认可的重要催化剂。截至发稿,市值为64.54亿。天眼查数据显示,上市前,恒光股份披露了5次融资,投资方包括津杉资本、通和投资、湘投控股、财信产业基金等。

北交所横空出世 VC/PE退出再添新渠道

今年9月,深化新三板改革,设立北交所的决定正式宣布,筹划仅两个多月,北交所在今年11月15日鸣锣开市,81只星宿股集体登陆A股资本市场。这是我国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又一重要标志性事件。

截至目前,北交所开市已有月余,整体运行平稳。

Wind数据统计,北交所开市满月日均成交额为21.77亿元,相较北交所1000亿元左右的流通市值,开市满月的日均换手率达2%,年化水平已超480%。

截至目前,共有71家公司从新三板转板,另有11家企业直接上市。北交所采纳注册制,服务创新型的中小企业。北交所的成立将促进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促进A股市场资本与科技的融合。截至发稿,北交所总共有82只股票,在定位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的情况下,全市场总市值为2400亿元、流通市值为940亿元。

不同于其他新设市场,北交所是由精选层平移设立。自9月2日宣布设立北交所以来,截至12月24日,北交所82只股票平均上涨30%,其中,精选层平移的71只股票平均上涨22%,11家新上市公司股票平均上涨83%。北交所的股票收益率整体不错。

当前,北交所82只股票的静态市盈率平均为41倍,科创板和创业板分别为70倍、60倍。

虽然上市门槛低,但是北交所也已经劝退了4家公司,自11月15日到12月26日,北交所发文“终止审核”的企业共有三家:伟志股份(11月26日)、恒泰科技(12月15日)、羌山农牧(12月16日)。

此外,还有海力股份。与上述三家不同,这家公司在5月6日就在原新三板精选层过会,但因实控人江海林被相关部门调查,被证监会“中止审核”。最终在11月22日,海力股份收到中国证监会发出的《终止审查通知书》。

“中止审核”与“终止审核”的区别在于,前者可能只是暂停键,一旦中止原因消失,有可能恢复审核进程;而后者则是删除键,一旦终止,则需要至少六个月之后才能重走申请流程。

发行价格多次刷新 禾迈股份成A股“新贵”

融资中国按照项目发行价格统计了每股发行价格在100元以上的企业情况、所处行业及背后的投资方,以飨读者。

揭密躁动的A股(股票春季躁动)

融资中国不完全统计,按照发行价格,超过100元每股的有8家,分别为:禾迈股份、义翘神州、达瑞电子、中望软件、普冉股份、极米科技、尤安设计、奥泰生物,价格分别为557.8、292.92、168、150.5、148.9、133.73、120.8、101.92元/每股。而发行价格最低的分别为南网能源、读客文化、正元地信,价格分别为1.4、1.55、1.97元/每股。

揭密躁动的A股(股票春季躁动)

影响发行价格的因素很多,比如赛道的天花板、团队的技术性等等。

以义翘神州神舟为例,发行价为292.92元/股,刷新了早前由石头科技的271.12元/股保持的A股最高发行价纪录。

之所以备受关注,原因是,义翘神州是一家十足的抗疫概念股。

据了解,义翘神州这家公司主营生物试剂研发、生产、销售并提供技术服务,主要业务包括重组蛋白、抗体、基因和培养基等产品。而且,从收入构成上看,义翘神州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重组蛋白、抗体、基因、培养基、CRO服务五大项,其中以重组蛋白、抗体为主。因此,疫情的突如其来与长期持续,也让这家公司“因祸得福”,在全球经济大萧条的时候依然受到投资者热捧,股价高得可怕。

但没过多久,义翘神州的“神话”就被打破。12月20日,禾迈股份正式亮相A股资本市场,再次刷新我国史上最高价发行新股。

资料显示,禾迈股份是一家以光伏逆变器等电力变换设备及电气成套设备为主要业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发行价为557.8元/股,也打破义翘神州发行价格的记录。

不过,由于超募比例太大,上市的第一天禾迈股份就宣布拿出45亿元超募资金进行现金理财,占到其本次IPO募资总额的80%以上。有人按3%的年化收益给公司算了一笔账,这笔钱的投资收益可以轻松超过公司去年1个亿的净利润。

企业的发行价格与上市后股价表现不一定是正相关,有禾迈股份这样高发行价却备受质疑的,也有低发行价却一路上涨的。

南网能源发行价格虽低,但是目前市值已经达到326.52亿。

上市当日,南网科技报收27.5元/股,大涨124.67%,上市当日市值就突破155亿元。南网科技成立于1988年2月,位于广东省广州市。该公司定位为电力能源系统综合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以技术服务和智能设备为两大业务体系,涉及电力“发、输、变、配、用”等全部业务环节。

VC/PE迎来退出盛宴? 或许只是赔本赚吆喝

“投资人的钱,大概率是收不回来的。”深创投董事长倪泽望曾直言。“指望IPO,基本不可行。”过去几年,每年一级市场内项目投资数量超过1万个,但A股上市的数量并不多。加上在香港、美国完成上市的, IPO退出几率只有1%-2%。2021年,因注册制的落地,使得VC/PE退出渠道增加,但仍是杯水车薪。

普遍性的IPO退出率低,导致了很多投资机构的资金被积压,甚至有些项目一投就是十年。

知名的LP曾直言:“95%的VC都不赚钱。”在 LP面临着风险、管理费支出和资金锁定的情况下,95%的VC基金实际上不能给LP带来足够的回报。

上市门槛降低,意味着退出后,投资机构不一定赚钱。

一些机构即便投中了明星项目,但在项目成功上市后,扣除税费、基金管理费等成本,投资人的综合年化收益率比想象中的低很多。早期投资人还能赚钱,越晚介入的机构越难赚钱。而且,明星项目的投资成本已经非常高了,很多项目都是赚吆喝不赚钱。更何况,在投出一个明星项目的背后,还有大量雪藏的失败项目。

虽然投资机构可以进行并购退出,但并购也取决于行业和政策因素,种种不便,导致了S基金的兴起。

今年以来,除北京、上海外,国内许多城市包括苏州、青岛、淄博、广州、三亚等地在推进创投生态建设的政策中,都把落地私募股权二级市场转让平台试点作为政策的着力点之一。

伴随上市更加容易,上市将不是企业发展的终点,相反,登陆资本市场后,才是企业新的起跑线。VC/PE在投资时,也将更关注项目在行业中的地位、技术的领先性,以及创始团队的能力和毅力。上市数量,或许也不再是考量一家投资机构能力的第一准则。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6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