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涉及与海通证券的股票质押回购(股票质押式回购和融资融券关系)

每经记者:王砚丹 每经编辑:何剑岭

涉及与海通证券的股票质押回购(股票质押式回购和融资融券关系)

图片来源:摄图网

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在为证券行业带来收入和利润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烦恼。

3月11日,上交所发布纪律处分决定书,由于华钰矿业控股股东西藏道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道衡)在承诺履行、股票买卖方面存在违规事项,决定对其处以公开谴责的处分。

根据上交所公告,西藏道衡在增持和减持方面均存在问题。增持方面,西藏道衡未履行增持计划。减持方面,西藏道衡因与海通资管、海通证券的股票质押回购业务的履约保障比例持续低于警戒线而发生减持,按照规定必须进行公告。但即使海通证券、海通资管屡次提醒,西藏道衡也未履行信披业务,最终西藏道衡被上交所重罚。

公告增持不低于1亿元 最终只增持209万元

西藏道衡在增持方面的违规情况如下:

2018年6月20日,华钰矿业披露控股股东西藏道衡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公告。西藏道衡计划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累计不低于1亿元、不高于1.5亿元。

2019年5月22日,华钰矿业披露控股股东拟变更增持计划的公告。截至该公告日,西藏道衡累计增持公司股份2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384%,累计增持金额共计209.55万元。因西藏道衡正在筹划与专项纾困基金合作事宜,西藏道衡拟将本次增持实施时间延长至纾困基金到位后12个月内,使用自筹资金以不高于15元/股的价格实施增持。上述变更增持计划事项于2019年6月10日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2019年7月25日,西藏道衡与纾困基金合作事项办理完毕,本次增持计划履行期限延长至2020年7月24日。

但2020年7月24日,华钰矿业披露的公告显示,西藏道衡在增持期限内累计增持金额209.55万元,占增持计划下限的2.10%,未能完成本次增持计划;而在2019年6月10日至2020年7月24日增持计划延长期内,西藏道衡1股也未增持。

因向海通证券、海通资管质押回购违约而减持 却未预披露

减持方面,西藏道衡所犯的错简而言之就是:减持特定股份未按规定履行预披露义务。

具体而言,华钰矿业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5月7日,控股股东西藏道衡持有公司股份2.0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8.88%。西藏道衡将部分股份质押给了上海海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由于西藏道衡质押履约保障比例持续低于警戒履约保障比例,但未按照约定采取补救措施,已构成违约。2020年4月2日,海通资管和海通证券向西藏道衡发出违约通知书和处置告知函。监管部门通过公司多次提醒西藏道衡,如所质押股份被依约平仓处置,应就减持股份履行预披露义务。

2020年8月20日,华钰矿业披露公告称,公司于8月19日接到西藏道衡的通知获悉,2020年5月8日至8月18日期间,西藏道衡因股票质押构成实质违约,其质押股份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被依约卖出累计524.2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5%。

上交所指出,作为公司控股股东,西藏道衡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卖出特定股份,应当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但经海通资管和海通证券正式告知及多次监管提醒和督促,西藏道衡在未履行减持预披露义务的情况下,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卖出其所持有的特定股份,违规减持数量和比例较大且直至减持完毕后才通知公司披露相关公告。

上交所经查实后认为,西藏道衡未按照已披露的增持计划实施增持,实际执行情况与增持计划存在重大差异;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特定股份未履行预披露义务,减持数量和比例较大。虽然西藏道衡提出抗辩,但上交所最终认为西藏道衡申诉不成立,对其采取了予以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

海通证券去年信用减值损失超过44亿元

西藏道衡仅增持了华钰矿业20.2万股,却因股票质押回购被动减持了524万股,且未履行信披义务,被上交所处罚合情合理。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也说明了券商在进行股票质押回购等业务时可能面临的麻烦和风险。

如上述华钰矿业在对海通证券、海通资管的股票质押回购违约时,海通证券、海通资管、监管部门正式告知及多次提醒和督促,依然未履行预披露义务。于海通证券、海通资管而言,西藏道衡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本不关己事,但股票质押回购原本是能获取稳健收益的重要收入来源。没有任何券商愿意客户出现违约甚至强平情况。

在2017年、2018年股市调整过程中,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强平时有发生。即使在去年少数股票的牛市中,一些上市公司的股东也因不受资金青睐、市价下跌而面临股票质押回购履约的困境。

对券商而言,股票质押式回购在弱市中会放大风险。根据2月26日晚间海通证券发布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告,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对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各项需要计提减值的资产进行了预期信用损失评估,在2020年上半年已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基础上,公司2020年7~12月共计提信用减值损失人民币15.66亿元,减少利润总额15.66亿元,减少净利润11.80亿元,对净利润的影响超过公司2019年经审计的净利润的10%。

其中,2020年7~12月,海通证券计提融出资金减值准备3.60亿元,计提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1.56亿元,计提应收融资租赁款减值准备6.43亿元,计提其他债权投资减值准备2.56亿元,计提售后回租业务形成的长期应收款减值准备等其他减值准备合计1.51亿元。

2020年上半年,海通证券已计提29亿元信用减值损失,加上下半年的减值计提,去年海通证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累计约44.66亿元。

不过,从华钰矿业的股价走势来看,西藏道衡被动减持区间为2020年5月8日至8月18日,减持价格可能还部分赶上了好时候——2020年6月30日至2020年8月6日(恰好在减持时间内),华钰矿业大涨近140%,从7.6元左右起步,最高上涨至18元以上,创出约一年半以来高点。

总之,于任何券商而言,股票质押回购都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有时候还需要“靠天吃饭”。而对投资者而言,对于重要股东高比例质押的品种,选择时也应保持一定谨慎。

每日经济新闻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5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