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民营医疗机构上市融资争论不断引恐慌(民营医院融资)

民营医疗机构上市融资争论不断引恐慌(民营医院融资)

作者:丁一

出品:全球财说

对于近期的A股H股走势,想必诸位投资者都有一肚子苦水要诉,毕竟已经跌到怀疑究竟是“抄底”还是“抄家”。

3月15日,上证指数再度大跌,跌幅高达4.95%;深证成指下跌4.36%;创业板指下跌2.55%。

同样的惨烈局面在H股同步上演,恒生指数再度重挫5.72%,恒生科技指数回弹后再度急速下挫,收跌8.10%,继续创造历史。

一则文件引恐慌 民营医疗上市融资争论不断

虽然行业板块全绿,概念板块仅电子身份证概念保持上涨,但仍有一个细分板块值得注意,那便是民营医疗。

该板块拥有诸多知名A股H股上市公司,其中就包括爱尔眼科、通策医疗、锦欣生殖、雍禾医疗等。

由于一份业内流传的文件显示,主要内容是国家卫生健康委体制改革司要求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等两机构就营利性医疗机构上市融资的相关问题提供研究资料。

该份文件虽然并未得到证实,但直指医疗机构上市融资问题,也足以让相关公司不寒而栗。

受此消息影响,爱尔眼科全天下跌11.41%,通策医疗跌停,港股禾医疗、锦欣生殖分别大跌24.81%、24.59%,海吉亚医疗更是断崖下跌、跌幅超过30%。

一直以来关于民营医院该如何发展的讨论从未停止过,此次流传文件涉及3个问题:1)营利性医疗机构上市融资是否符合健康产业发展政策导向;2)营利性医疗机构上市融资是否会在医疗行业内产生不良示范效应;3)营利性医疗机构上市融资是否会导致社会资本在医疗领域无序扩张风险。

对此,虽然部分上市公司均表示“规范运营且目前一切正常”,但仍无法化解投资人的担忧。

比较有趣的是,雍禾医疗作为“植发第一股”盘中一度跌超33%,最终报收7.79港元,创上市以来最低股价,自高位下跌近6成。

随后股价下跌的消息并未受到大面积关注,反而有市场观点认为,近期股价下跌,或与互联网大厂裁员有关。

雍禾医疗与互联网大厂有什么关系?

其在招股书中曾提到,营销策略包括品牌广告、效果广告以及线下客户教育。而线下客户教育是指公司专业医护人员以及销售和营销人员会不时访问区域内的大型企业。

并举例了,字节跳动及爱奇艺等大型互联网公司,以及金融行业的大型企业。

随着各个互联网大厂裁员的消息频上热搜,且雍禾医疗植发费用较为高昂,“大厂裁员无钱植发”调侃不胫而走。

用分析师的专业话术来说,便是疫情背景下植发作为可选医疗需求减少。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锦欣生殖,作为持有牌照的辅助生殖医疗机构,辅助生殖业务营收占比近七成。

此前2月21日消息显示,近日北京市医保局会同市卫生健康委、市人力社保局印发通知,对63项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进行规范调整。

其中,将宫腔内人工授精术、胚胎移植术、精子优选处理等16项涉及人群广、诊疗必需的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医保甲类报销范围。

彼时受此消息利好,锦欣生殖等辅助生殖板块股价高涨,毕竟在政策层面上重视辅助生殖行业,将一定程度利好头部企业。

数据显示,国内不孕不育患者人数将超过5000万,中国的不孕不育率从20年前的2.5%-3%攀升到12%-18%左右。

平安证券研报显示,2025年中国辅助生殖市场空间超过680亿;东兴证券则认为,相关潜在市场空间达3211亿美元。

由于相关牌照获取难度较大,持牌的锦欣生殖一度被看好,其2021年上半年的销售毛利率便高达42.27%。

只是在民营医疗上市融资争议未有定论之前,恐还需要以观察为主。

爱尔眼科被剔除指数 资金出逃,争议不断

当然,最值得关注的还要数爱尔眼科,毕竟有不少投资者都“套”在里面。

由于股价单日暴跌连续下挫,再叠加传言恐慌,爱尔眼科盘后与A股下跌等话题一同登上热搜榜,并一度位列热搜第二位。

由于传言被解读为限制营利性医疗机构上市融资的信号,爱尔眼科短短15分钟直线下挫超11%,最终报收26.94元/股,年内跌幅为36.28%。

较2021年7月的最高股价72.27元/股,已经重挫超62%,市值跌至1456亿元,与此前的3900亿元市值已是今非昔比。

如果说,传言是暴跌原因之一的话,另一点同样值得关注。

消息显示,富时中国A50等指数已经将爱尔眼科删除,并于3月18日即本周五盘后生效,不排除部分资金提前撤离可能性。

从数据看出,仅3月15日单日北向资金流出A股超过110亿元,是自3月7日以来第7个交易日连续净卖出,北向资金合计卖出金额已超过6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爱尔眼科也可谓是风波不断。首先便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不断的实名举报。

就在此前的1月6日至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个人微博上分五次发布博文称爱尔眼科涉嫌行贿,并先后提出多份包含患者姓名、手术日期、病种、手术费、行贿金额,以及受贿人(介绍人)姓名、职务、开户行和卡号的表格。

上述表格直指爱尔眼科在经营中频繁存在向医生和公职人员的行贿行为,艾芬称是爱尔眼科内部人士提供给她,为2017年、2018年、2019年宿迁爱尔眼科医院的手术回扣明细。

与此同时,爱尔眼科再融资信披前后矛盾同样遭到深交所问询,其中包括普通患者能否有效区分爱尔眼科自有医院与许可使用“爱尔”字号的相关医院、自有医院和许可授权医院的手术合格率差异等。

一直以来,爱尔眼科都采用早期体外基金孵化、成熟后并入上市公司的外延式并购模式。

中国经济网报道显示,爱尔眼科因违法违规受到的行政处罚达79项,被罚款金额超过200万元。

体外孵化模式成就了如今的爱尔眼科,但也为其整体管控带来了挑战,孵化的医院水平参差不齐备受争议。

不过投资人更为关心的还是,股价何时才能涨回当初水平,毕竟除了普通投资者,还有向中欧葛兰等公募基金被“套”其中。

民营医疗机构上市融资争论不断引恐慌(民营医院融资)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4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