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期货法出台或为时不远(期货法难以出台)

3月10日,全国政协委员姜洋在接受采访时称,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显示,期货和衍生品法草案预计将进行第三次审议。期货和衍生品法出台已经为时不远。

随着伦敦金融交易所的镍风波带来了对期货市场的关注与瞩目,期货和衍生品交易法也在两会期间引起了关注。

姜洋作为证监会原分管期货的副主席,一向力主推动期货立法。我国期货法虽然不能直接用来化解或防范伦敦金属交易所等境外市场的交易风险,但对于推动国内资本市场特别是期货市场建设、对于提高国内企业的期货规则理念和风险意识,从而推动实体经济更好发展,起到积极的作用。

去年10月,中国人大网就发布了《期货和衍生品法(草案)(二次审议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根据《立法法》的规定,列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会议议程的法律案,一般应当经三次审议(三读)后再交付表决。所以,已经过了二读、走向三读的期货法,在程序上已经走了大半。

从二读稿看,草案将法律名称由“期货法”改为“期货和衍生品法”,有所扩充。期货强调标准性,包括标准化的期货合约或者标准化期权合约。衍生品则容纳进了其他非标准化的期权合约、互换合约和远期合约及其组合。

期货和衍生品的共性是“当下缔约,未来交割”,买卖双方博弈的就是缔约和交割期的差价。在期货交易中,通常会有一方的风险(或对方的收益)在理论上是不封顶的。例如此次伦镍风波中,空方需要按照之前缔结的合同按照约定价格交付约定数量的镍或折价结算,如果其存货不足、而须按照高企的市场价格来“高买低卖”结算,可能导致百亿元的损失。一家企业、乃至一个行业的生死存亡都可能在一夜之间更改。

故而,期货市场的利益和风险均很大,有必要通过专门立法来约束,通过设定合理的交易规则、披露规则、交割规则,甚至在极端场景下撤销特定时段交易的紧急处置权,来监测监控市场风险特别是系统性风险。对赢家,应确认其所获收益正当,对输家,也要防止其耍赖“掀桌子”。立法者和监管者既要尊重市场,也要维护市场。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期货交易会涉及“刺激”的大进大出、大起大落,但期货法的目的不是为了给赌场设规矩,更不是为赌博发许可证。期货交易虽然被一些人用于投机,但其初心是为了给实业企业管理风险。例如,农产品生产商可以通过持有卖出合约,锁定销售利润,石油需求方可以通过持有买入合约,对冲进货成本。这些买卖合约既能实际交割,也可以折价结算,即所谓套期保值,交易者纵然不能借此发大财,却能保障不遭遇大损失。

所以,期货和衍生品的主要功能一是熨平个体的交易风险(操作失败时,当然也会相应放大风险),而不是狭义的“金融”即资金融通。二来是在此基础上,让大家“用脚投票”、发现真实的市场价格,特别是在市场价格被严重高估,支持卖空的期货交易比现货交易更能刺破泡沫。纯粹的期货投机虽然不算非法,但多少属于一种滥用。由于期货交易一般接受“以小博大”的保证金杠杆化操作,也往往容易让交易者折损血本。例如,当期货价格上涨时,卖出合约方为了证明自己有履行能力,需要按照市场价追加保证金,如果无力及时追加,就会被强制平仓。

作为经济大国,我国对能源、矿产、农产品等大宗商品的需求非常旺盛,改革开放以来,期货市场的实践也已经超过了三十年。据报道,我国2020年期货市场成交额高达437.5万亿元。商品期货交易总量连续11年位居全球第一,金融期货也蓬勃发展。一部期货和衍生品法是完善市场基础设施和市场意识的必需。

我国的企业和个人已经经历过不少期货交易的教训,虽然我们不能说当事人的惨重损失就是由于缺乏期货立法的缘故,但期货法的缺位、专门的高级别的期货法律规则的缺失,难免会令相关企业领导和个人的“知识版图”也多少缺一块,会令他们觉得期货不是一个那么专门、专业的领域,甚至跟普通交易差不多,故而对相关的监督、披露等制约机制认识不到位,最后可能在自以为“懂行”的一线决策和操作人员环节遭遇风险。

总之,业界和学界对期货法这项“期货”已经期待了很久,希望其早日出台,能推动市场各方包括监管者树立更为健全的、容纳了期货因素的风险意识,形成更加全方面的风险应对能力。市场风波总是难免,法制框架的优化是从长计议之道。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教授)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3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