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简述风险衡量的方法和计算步骤(买股票之前对风险如何衡量)

一、简述风险衡量的方法和计算步骤

买股票之前对风险如何衡量

β系数常常用在投资组合的各种模型中,比如马柯维茨均值-方差模型、夏普单因素模型(Shape Single-Index Model)和多因素模型。

具体来说,β系数是评估一种证券系统性风险的工具,用以量度一种证券或一个投资证券组合相对于总体市场的波动性,β系数利用一元线性回归的方法计算。

(一)基本理论及计算的意义
经典的投资组合理论是在马柯维茨的均值——方差理论和夏普的资本资产定价模型的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

在马柯维茨的均值——方差理论当中是用资产收益的概率加权平均值来度量预期收益,用方差来度量预期收益风险的:
E(r)=∑p(ri) ri (1)
σ2=∑P(ri)[ri—E(r)]2 (2)
上述公式中p(ri)表示收益ri的概率,E(r)表示预期收益,σ2表示收益的风险。

夏普在此基础上通过一些假设和数学推导得出了资本资产定价模型(CAPM):
E(ri)=rf +βi [E(rM)—rf] (3)
公式中系数βi 表示资产i的所承担的市场风险,βi=cov(r i , r M)/var(r M) (4)
CAPM认为在市场预期收益rM 和无风险收益rf 一定的情况下,资产组合的收益与其所分担的市场风险βi成正比。

CAPM是基于以下假设基础之上的:
(1)资本市场是完全有效的(The Perfect Market);
(2)所有投资者的投资期限是单周期的;
(3)所有投资者都是根据均值——方差理论来选择有效率的投资组合;
(4)投资者对资产的报酬概率分布具有一致的期望。

以上四个假设都是对现实的一种抽象,首先来看假设(3),它意味着所有的资产的报酬都服从正态分布,因而也是对称分布的;投资者只对报酬的均值(Mean)和方差(Variance)感兴趣,因而对报酬的偏度(Skewness)不在乎。

然而这样的假定是和实际不相符的!事实上,资产的报酬并不是严格的对称分布,而且风险厌恶型的投资者往往具有对正偏度的偏好。

正是因为这些与现实不符的假设,资本资产定价模型自1964年提出以来,就一直处于争议之中,最为核心的问题是:β系数是否真实正确地反映了资产的风险?
如果投资组合的报酬不是对称分布,而且投资者具有对偏度的偏好,那么仅仅是用方差来度量风险是不够的,在这种情况下β系数就不能公允的反映资产的风险,从而用CAPM模型来对资产定价是不够理想的,有必要对其进行修正。

β系数是反映单个证券或证券组合相对于证券市场系统风险变动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

通过对β系数的计算,投资者可以得出单个证券或证券组合未来将面临的市场风险状况。

β系数反映了个股对市场(或大盘)变化的敏感性,也就是个股与大盘的相关性或通俗说的”股性”,可根据市场走势预测选择不同的β系数的证券从而获得额外收益,特别适合作波段操作使用。

当有很大把握预测到一个大牛市或大盘某个不涨阶段的到来时,应该选择那些高β系数的证券,它将成倍地放大市场收益率,为你带来高额的收益;相反在一个熊市到来或大盘某个下跌阶段到来时,你应该调整投资结构以抵御市场风险,避免损失,办法是选择那些低β系数的证券。

为避免非系统风险,可以在相应的市场走势下选择那些相同或相近β系数的证券进行投资组合。

比如:一支个股β系数为1.3,说明当大盘涨1%时,它可能涨1.3%,反之亦然;但如果一支个股β系数为-1.3%时,说明当大盘涨1%时,它可能跌1.3%,同理,大盘如果跌1%,它有可能涨1.3%。

β系数为1,即说明证券的价格与市场一同变动。

β系数高于1即证券价格比总体市场更波动。

β系数低于1即证券价格的波动性比市场为低。

(二)数据的选取说明
(1)时间段的确定
一般来说对β系数的测定和检验应当选取较长历史时间内的数据,这样才具有可靠性。

但我国股市17年来,也不是所有的数据均可用于分析,因为CAPM的前提要求市场是一个有效市场:要求股票的价格应在时间上线性无关,而2006年之前的数据中,股份的相关性较大,会直接影响到检验的精确性。

因此,本文中,选取2005年4月到2006年12月作为研究的时间段。

从股市的实际来看,2005年4月开始我国股市摆脱了长期下跌的趋势,开始进入可操作区间,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参与其中,而且人民币也开始处于上升趋势。

另外,2006年股权分置改革也在进行中,很多上市公司已经完成了股改。

所以选取这个时间用于研究的理由是充分的。

(2)市场指数的选择
目前在上海股市中有上证指数,A股指数,B股指数及各分类指数,本文选择上证综合指数作为市场组合指数,并用上证综合指数的收益率代表市场组合。

上证综合指数是一种价值加权指数,符合CAPM市场组合构造的要求。

(3)股票数据的选取
这里用上海证券交易所(SSE)截止到2006年12月上市的4家A股股票的每月收盘价等数据用于研究。

这里遇到的一个问题是个别股票在个别交易日内停牌,为了处理的方便,本文中将这些天该股票的当月收盘价与前一天的收盘价相同。

(4)无风险收益(rf)
在国外的研究中,一般以3个月的短期国债利率作为无风险利率,但是我国目前国债大多数为长期品种,因此无法用国债利率作为无风险利率,所以无风险收益率(rf)以1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利率来进行计算。

(三)系数的计算过程和结果
首先打开“大智慧新一代”股票分析软件,得到相应的季度K线图,并分别查询鲁西化工(000830),首钢股份(000959),宏业股份(600128)和吉林敖东(000623)的收盘价。

打开Excel软件,将股票收盘价数据粘贴到Excel中,根据公式:月收益率=[(本月收盘价-上月收盘价)/上月收盘价]×100%,就可以计算出股票的月收益率,用同样的方法可以计算出大盘收益率。

将股票收益率和市场收益率放在同一张Excel中,这样在Excel表格中我们得到两列数据:一列为个股收益率,另一列为大盘收益率。

选中某一个空白的单元格,用Excel的“函数”-“统计”-“Slope()函数”功能,计算出四支股票的β系数。

二、如何识别股市中的风险

买股票之前对风险如何衡量

在每次股市或者个股大跌的时候,相关投资者常会在心中痛心疾首:“为啥不早卖”,赔的自然心痛,就是依然赚的,也会为利润的回撤带来的心理“剥夺感”而心中不爽。

“风险”是投资中如影相随的元素,而其实很多时候,投资的风险并不是那么难识别,在一支股票,甚至整体市场大跌前,往往有迹象可寻,只不过一方面我们容易忽视风险,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们常常内心抗拒正视风险,而迟迟不愿做出正确的措施,或者过早的做出不当的措施,导致眼睁睁看着风险变成扎扎实实的损失。

今天,让我们看看一些相对容易识别的风险痕迹,当然,就是识别出来,关键还在于,风险不断升高的时候,你准备做些什么?
估值长期高于历史均值或者同类标的均值,甚至到了离谱的地步。

这个其实是最容易识别的风险,但是又是最容易让人纠结的风险,最让人不甘心直面的风险。

过去提过,什么是牛市,就是PE值放大的过程,而对个股来说,同样“好货不便宜”,热点股票常常被众多投资者热炒,估值也往往较高。

但是,我们需要客观的分析市场和个股的估值,有些股票是确实有扎实的业绩或者预期,难免估值被炒高,比如Facebook$(FB)$,特斯拉$(TSLA)$,但是也有些纯粹是一种题材热炒,比如前段时间生药板块的一些药物还处于研发阶段的小药股。

不论什么情况,长期高估的标的回调的概率总是更大,幅度也可能不低,特别在市场风险偏好变化时,常常摔得更惨。

比如美国市场整体看,已经高于历史均值20%之多,即使从牛市视角看,这也是高估值的情况,加上美国牛市时间已长,此前的美联储加息预期,市场明显处于一个高风险的时刻。

但是,问题就在,在牛市中享受较长时间的人往往容易对此采取鸵鸟策略,甚至继续加大投资其中风险更高的一些板块和个股。

同时,高估值风险还有点让人欲罢不能的就是,高估值一旦形成,往往不会马上破灭,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没人猜的到顶,所以这非常考验投资者的耐心,那种开始正视风险及时离开市场,但是等了几个月甚至一年发现市场依然高位继续上涨,进而重新杀入被套的情况经常出现。

我有个朋友,便在去年年初陆续减仓美股,到了6月几乎清仓,计划等美联储加息市场动荡后再进入,当然,去年的事儿大家都熟悉了,全球股市集体暴跌,倒是给了他更早进入的机会,他几个月的耐心也得到了回报。

相关/外围市场动荡,常常引发一系列市场的连锁反应。

尽管全球各国市场有其各自特色,彼此也经常你熊我牛,但是很多时候,它们又有局部关联,同时,股市、汇市、债市、大宗商品、期货,等等各类品种间也有关联,一些变化可以让你及时发现自己重仓市场的风险。

比如,欧洲、美国、日本常常关联;中国市场受海外市场直接影响较小,但是由于中国经济在全球的总要地位,其动荡常常对海外诸多市场产生影响;香港市场属于同时收到欧盟和A股影响的市场,但是欧美偏多;而俄罗斯、东南亚市场则受汇市、大众商品市场影响较大。

举个更直接的例子,在中国A股暴跌动荡的时候,美国市场的中概股走势往往与其呈现正相关性,特别在中概股纷纷试图私有化回A股上市的背景下,这种关联更强,这种情况下,很多投资者在A股动荡的时候,还不断试图抄底中概就是一种明显的高风险行为。

当然,这类风险的发掘需要知识和经验,但是有些逻辑也没那么难,比如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需要进口大量原材料进行建设,推高大宗商品价格,但是反之则会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大跌,同时影响相关国家经济,直到其股市、汇市。

而作为中国投资者,应该国内即使公开新闻就早已听说中国经济减速、钢铁厂之类效益不好的信息,而且情况不断加重,这种情况下,大宗商品原材料类股票,相关大宗商品出口国的ETF,显然都是高风险的品种,如果持有应该及时做些抉择调整,规避风险。

公司高管连续减持股票,特别在如财报或者重大公开事项发生前减持,这种情况往往是风险的预警。

作为公司高管,我们不能奢求人家一直一股不卖,毕竟作为公司经营者,他有权变现谋求自己的合理收益。

但是,如果你发现一家公司高管有不少人正在卖出自己公司股票,特别在公司股票不断上涨欣欣向荣的时候卖出,可能需要注意,当然,这并不一定意味着这家公司有问题,有可能就是内部人都觉得公司股票目前很高了,可以兑现一些了,这种情况下往往是股票回调的前奏。

而一些重大事件前的高管售股更值得关注,典型的就是药股在某项实验结果前,如果公司不少人开始卖出,就不排除可能实验结果可能不佳,部分内部人士先卖股锁定收益。

同理,大股东、机构的减持也是类似的情况,有时候可能只是赚够了,有时候则真的是可能因为对公司种种考察和了解后不看好继续持股而做出卖出。

明显利空整体股市的宏观政策预期,特别在欧美股市,这非常重要,典型的就是美联储加息的预期。

过去介绍过,加息是利空资本市场的,哪怕它常常意味着经济转好,资金回流美国市场,但是历史上看整体还是利空股市。

与国内常常路边社消息、周末宏观政策“突袭”不同,美国政策往往有相当长的吹风时期,也便于其各方利益进行平衡。

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个不断向市场发出风险警告的过程,很多人对此不敏感,往往这样的高风险时刻还迎着风险上,在市场的波动中承受损失。

一些技术分析指标往往起到一个风险预警作用,尽管我个人并不是特别擅长技术分析,也认为技术分析不是适合大部分投资者的投资技术,但是有时候,技术分析的一些经典图形常常可以作为风险提示的辅助指标。

比如,在一支股票处于高估值状态时,其连破新高,甚至跳空高开,都是显著的风险提示,因为这是一种典型的“火上浇油”的态势,后续回调概率极高。

而很多时候,一支股票股价击破近52周最低点,也是个非常值得参考的风险提示,后续常常会连破新低。

答案自 新融街 股市学堂频道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0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