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挪用资金被st股票(上市公司惨遭ST)

又一家上市公司散户要“买单”了。

10月7日晚间,金贵银业发布公告称,因存在被控股股东曹永贵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且一个月以内无法偿还所占用资金公司股票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公司自2019年10月8日开市起停牌一天,自2019年10月9日开市起复牌。开市起,公司股票简称由“金贵银业”变更为“ST 金贵”。

挪用资金被st股票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关注行不行

可以预见,明天复牌之后,又是一场惨烈的下跌。可怜了金贵银业的散户们,又要为上市公司董事长种下的“恶果”买单了。

那么董事长曹永贵到底占用了多少资金,以至于无法偿还致使公司被“ST”呢?公告里面也对此进行了说明。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控股股东曹永贵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0.14亿元,期间日最高占用额 14.42 亿元。

而金贵银业被“ST”了,曹永贵都没法还上10.14亿,是因为他不仅仅占用了公司资金,还被冻结股份、背负巨额外债。

截至9月21日最新控股股股东股份冻结公告显示,曹永贵持有公司股份共计 3.14亿股,累计质押的股份为共3.07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为 97.74%,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 32.00%;累计被司法轮候冻结股份为63.89亿股,是其持有全部股份的20倍,远远超过其实际持有的股份数。

挪用资金被st股票

此外,还导致公司开立的130个银行账户中有33个被冻结,冻结金额累计为1707万,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0.46%。

事实上,董事长曹永贵非法占用公司资金不过是压死金贵银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此之前,金贵银业也已是危机重重。公司流动性困难早已存在,湖南国资方面也在近一年内持续对公司驰援纾困。

2018年9月19日,金贵银业公告获得三项政府补助,合计金额4494.46万元。据公司2018年年报披露,共收到湖南资管流动性支持资金共计1.8亿元。2019年5月,金贵银业公告称,中国长城资产湖南分公司、中国农业银行郴州分行分别与公司及控股股东金和贵矿业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合作资金高达41.7亿元。

除了流动性困难,公司此前积极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宣告终止。去年5月,金贵银业宣布启动以14-16亿元收购嘉宇矿业100%股权,以4亿-6亿元收购东谷云商100%股权,以20-24亿元收购宇邦矿业65%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然而历时一年多、金额高达40多亿的重大资产重组终止,却在7月12日宣布终止了。

挪用资金被st股票

同一天,公司还发布业绩修正公告,将原先预计的上半年业绩变动区间7883.83万元-1.445亿元(同比增长-40%~10%),修正为亏损0-4000万元。最终金贵银业的半年报数据果然不甚理想,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亏损3795.6万元,同比增长-128.89%。

流动性困难、资产重组失败、业绩亏损,那么无可避免的就是机构对公司的看空。8月14日,东方金诚宣布将 “14金贵债”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这已是“14金贵债”在2个月内第二次被下调。

更让投资者糟心的事不止如此。在这一系列事件爆发之前,公司先后有董监高离职,且还不少高管还清仓式减持了股票。

挪用资金被st股票

3月30日,独立董事赵德军突然辞职,而董秘孟建怡在年报发布前一周突然辞职。7月13日,金贵银业此前被给予翻身厚望的重组宣告终止后,公司董事、副总裁、财务总监陈占齐和董事、副总裁刘承锰在7月27日宣布辞职。

8月14日,总裁曹永德宣布计划在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392万股。和他一同宣布减持计划的还有副总裁张平西、董事许军、监事会主席冯元发和监事马水荣。上述5人合计计划减持不超过935万股,而这也是他们持有的全部无限售条件股。也就是说,能卖的股票打算都卖了。

确实,不跑留着被埋吗?自7月12日终止重组以后,截止到今天,金贵银业的股价已经下跌了近20%。而被“ST”后,明天的复牌想必股价会更加的“精彩”。大股东们是能跑都跑了,就是可怜了小散户,不知道跑步跑的掉。数据显示截止到6月30日,金贵银业还有8万多的股东。

挪用资金被st股票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