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股票

股票价值与影响股票价值的因素(股票价值分析证券与投资学)

一、股票价值与影响股票价值的因素

股票价值分析证券与投资学

股票真实价格是可以计算的;(不被其他因素影响下)
Stock Price = Dividends (Div) / (Expected Return (R) – Dividend Growth Rate (G))
股票价格 = 股东红利/(估计回报-红利增长率)
估计回报计算方法:
CAPM model:估计回报=无风险利率 + beta (市场回报率 - 无风险利率)
市场回报率:就是大盘每年或是每月每季度的回报比%
无风险利率就是1/5/10/15/20年政府债券利率,可以取平均。

beta:需要收集大盘和这个股票每个时间段的股值。

然后用统计学知识算。

简单的意思就是如果今天大盘涨了1%,股票涨了1%,beta = 1;如果今天大盘涨了1%,股票涨了2%,beta=2。

红利增长率计算方法:
增长率=ROE*(1-P)
ROE:return on equity:Net Income/Shareholders’ Equity:利润/股东权益价值
P:payout ratio:%的利润作为红利发给股东了
然后真实或是说理论价格就可以算出来了。

当然还有市场因素+公司内部因素+竞争者公司因素+生产链因素+政策因素+国际因素+其他金融市场因素。

例子;
市场因素:市场并不是高效的,仍有信息交换不完全的时候。

有些人知道这价格是错,但是有人不知道仍然会买,价格就会上涨。

公司内部因素:如果公司表决以后从利润本来的取出50%作为股东红利提高到70%,股票价格就会下降。

竞争者公司因素:如果它们的股票都下跌,连带股票下跌
生产链因素:给予公司提供原材料公司或是技术支持公司破产,股票下跌。

政策因素:降低利率,更简单的借贷,股价上涨。

(需要beta大于0)
国际因素:国际问题,战争,导致油价的涨跌,大宗商品市场浮动等等,或是自由贸易协定签署,连带企业都会有涨跌风险。

其他金融市场因素:大宗商品市场,债券市场都会直接影响股票市场。

就像每个人有100块,投了期货,就没办法再把100投到股票市场了。

二、题目是股票的价值分析

股票价值分析证券与投资学

针对个股进行价值分析如下:
价值分析已经被国外成熟市场证明是最好的股票投资分析方法,其次是技术与心理学,后两者都与博弈有关。

目前,主流的价值分析理论方法是股利折现法,通常采用的分析因素是:市盈率、成长曲线、战略要素等。

一、市盈率
作为一个传统指标,它是投资者对股票进行估值的主要指标之一,在价值分析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该指标是一种静态指标,投资者应当动态地使用。

首先,对于行业不同,静态市盈率的定位是不同的。

通俗地说,对于传统行业,市场给予较低的市盈率定位,对于新兴行业,市场给予较高定位。

初步统计,现在市场钢铁行业市盈率在5倍左右,石化行业7倍,资源类10倍,药业27倍,水公共事业20倍,旅游20倍,银行15倍,制造10倍,传媒31倍。

可见同处于大盘底部,对于不同的行业市盈率定位差别较大(以上数据是不完全统计,存在系统性的对价方案未明朗因素的影响)。

其次,根据行业成长性的不同,动态市盈率的变化速率是不同的。

高科技行业的动态市盈率变速最大,而公共事业的动态市盈率变速最为稳定,传统制造行业变速较为平缓。

据抽样统计,2005年初,医药龙头个股的动态市盈率在25倍左右,现在已经下降到20倍附近;而以水务公司为例,年初其平均市盈率为22.14倍,现在已经降到21倍。

可见高成长板块具有较高的市盈率变速,公共事业板块具有稳定的市盈率变速,可以预测,成长性低的传统行业其变速是平缓的。

一般来说,面对大众消费的行业具有长久的发展,尤其是消费升级给投资者带来重大的机会。

结合我国市场,现在医药、绿色食品、旅游、网络通讯、公共资源、个性服饰已经成为消费升级概念的代表行业。

二、成长曲线
成长因素是上世纪90年代国际证券市场上最具魅力的投资依据,主要体现在可持续发展及业绩增长的跳跃性。

美国NASDAQ市场高科技板快是成长曲线分析法的代表。

上市公司的成长曲线分析是最草根的研究方法,也是行业、个股基本面分析的基础。

分析过程中要抓住三个要点:(1)成长基数要稍高;(2)成长要可持续,最好是爆炸式成长,兼顾整体行业的成长性,给个股成长提供可靠的行业背景;(3)成长概念包括高成长与复苏成长。

结合目前市场,笔者认为绿色、环保类产品、医药具有复苏成长概念;物流行业、公共资源、公共事业类正处于高成长阶段,其中旅游、网络通讯处于爆炸式成长阶段。

市场中铁龙物流、丽江旅游、东方明珠都具有各自的独特行业背景。

三、战略要素
对于一个处于转折期的新市场,战略要素对价值分析意义很大。

战略要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技术垄断,(2)资源垄断,(3)品牌,(4)价值重估,(5)重组。

资源垄断已经造就了大批的牛股,最有代表性的是油类能源垄断;美国微软、辉瑞制药是典型的技术垄断股代表;品牌也是一种极具垄断意义的无形价值,无形价值重估为巴菲特所推崇。

例如海信电器的品牌重估价值。

价值重估,目前国内市场最流行的是房地产价值重估,前期商业板块整体活跃就起源于地产重估,同时也包括连锁概念的品牌重估。

G综超是其中的代表。

当前市场,金融行业最具大并购意向,银行、证券等金融行业个股值得关注,已有外资入股的公司有浦发银行、深发展等。

另外零售业也具备了大并购基础,商业板快也值得中线关注。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当投资者选择了大底部区域的证券投资,就必然存在了技术和心理的博弈。

这种博弈,要求投资者需要具有良好的投资心态,以价值分析法介入价值低估的个股后,以中线思路持有,不为技术震荡所迷惑,必将获取由上市公司高成长带来的投资收益。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68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