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金

美国太平洋技术风险投资基金(美国风险投资常年全球第一的秘密)

美国太平洋技术风险投资基金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张锐

美国太平洋技术风险投资基金

图虫创意 图

“美国风险投资融资额长期保持全球第一,与美国政府所构造出的一套健全的风险投资补偿机制紧密相关,此外政府财政还在信用担保以及渠道拓展方面为VC提供全方位的策应。”

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并没有阻挡美国风险投资(VC)一路逆袭的脚步。数据公司CBInsight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风投融资增长了14%,达到1300亿美元的创纪录高位,而且这已是美国风险投资连续三年融资额超过1000亿美元。

作为一种敢于押注风险的股权投资,VC最爱的标的就是富有可预判前景的创新型初创公司或者未上市企业,因为必须遵循与恪守投资渐进原则,往往VC不会一次性将全部资本火力集中在早期的种子轮与天使轮投资段位上,包括在投资企业的中期加速轮阶段以及进入扩张期的超级轮次,VC都会进行不同规模的资本增量布局。另外,风险投资家既是投资者又是经营者,他们一般都有很强的技术背景与专业的经营管理知识,从而能够帮助创业者有效改善企业的经营和管理,最终实现企业的价值增值,因此可以说价值增值型管理是风险投资区别于其他投资的主要标配。正是基于VC的投资稳定性与连续性以及经营管理的价值增值禀赋,即便在所有的投资企业看来风险投资是一种昂贵的资源(VC一般需要获取所投标的企业30%以上的股权),但依然都愿意与风投资本结成伙伴关系。

按照全美风险投资协会(NVCA)的统计,VC与初创企业的合作通常会持续10至15年,从投资到退出的时间要远远长于任何其他资产类别,而也正是这一经久且彼此信任度较高的伙伴关系,使许多本来稚嫩与脆弱的科技公司因此获得持续性给养,最终成功越过和规避风险障碍而成长为巨无霸企业。据斯坦福大学的研究报告统计,自1974年至今上市的1400多家公司中,有高达43%的公司起源于风险资本的投资,而NVCA的最新统计数据是,去年美国风险投资基金为国内超过9000家初创公司提供了资金,平均每天约有近25家公司获得了总计3.87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正是基于VC的强大赋能,最近5年在全球独角兽企业的数量分布中,美国一直独占鳌头,至2020年底美国独角兽公司增加到510家,囊括了全球近一半的占比,总市值超过9000亿美元。

当然,风险投资对于美国经济的重大贡献并不仅仅停留在培育与养大独角兽企业上。斯坦福大学的研究报告发现,那些被风险资本支持的初创公司,其研发投入的85%来源于VC,同时考夫曼基金会的一项研究发现,过去30年中风险投资加注的创业企业平均每年可创造150万个就业岗位;特别重要的是,技术创新导向的创业活动也大大提升了美国就业市场的质量,照北卡罗来纳大学凯南私营企业研究所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美国高科技领域就业总量在过去10年中年累计增长了约20%,而且包括金融危机与新冠肺炎蔓延期间,无论在美国的哪个州,这些就业岗位相比其他就业岗位的工资中位数水平明显更高,岗位数量增速也明显更快。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据NVCA观察分析,长期以来女性创办的公司所获风险投资的占比非常之低,但最近三年却不断攀升,其中2019年女性创办的初创企业获得了风险投资总额的15%,2020年又有21家由女性创办的初创公司变成了独角兽公司。对此,NVCA自豪地指出,VC可以减少劳动力市场的性别歧视与增加社会公平。

自美国研究与开发公司(ARD)诞生之日算起,美国风险投资已有75年历史,除了在网络泡沫破灭阶段与金融危机时期体量出现一定萎缩外,其余年份均持续保持量增体扩态势,并且融资额长期保持全球第一。之所以能够显现如此持久的旺盛商业生命力和铿锵步伐,首先与美国政府所构造出的一套健全的风险投资补偿机制紧密相关。由于风险投资几乎覆盖初创企业生态系统的全生命周期,在诸如研究开发、人员薪资等增长相关活动中投入的成本很大,且追求的是长期价值,退出之前VC通常会承受连年亏损的阵痛,其持股的高风险与长期限特征对税收政策尤其是长期资本利得税收政策具有高度敏感性。对此,一方面美国政府颁布《税改法案》,将资本利得税从最高时的49%降低到目前的零,同时针对资本持有年限实施不同的税率,即持股时间越长所缴利得税越低,并且不断细分征税范围,将原有的4档税率调整为目前的7档,而且美国国会还通过立法,对投资小企业股所得100%免税。另一方面,美国各州政府还推行地方税收抵免政策,规定对新兴小企业、女性创办企业等诸多投资种类采取不同程度的税收抵免。

除了通过税收杠杆对风险投资提供支持外,政府财政还在信用担保以及渠道拓展方面为VC提供全方位的策应。一方面,美国政府成立小企业管理局,同时设立白宫小企业委员会与国会小企业委员会,协同对小企业经营提供支持,其中小企业管理局直接操盘全国性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分别对风险投资注资的企业提供最高可达500万美元以上的贷款担保;与此同时,小企业管理局专门成立了小企业投资公司计划,旨在通过长期贷款、债券、股权投资等多种方式为小企业提供融资支持。也正是官方的保驾护航,才使得风险投资能够坚定初创企业的投资信心与加快投资脚步。

实际上,对于风险投资公司来说,解决“钱从哪儿来”比“钱投往哪里”更重要。由于政府表现出了对小企业以及风险投资的支持,包括养老基金、保险公司、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以及大学捐赠基金和富有家族在内的社会资本随之也会增强对风险投资机构的商业信任度与未来盈利信心。其中去年美国国内发行的规模达10亿美元及以上的超大基金就占美国风投基金总数的15%,创历史新高,并且巨额融资占同期全球风投总额的55%。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在面向风投机构的资本托管阵营中,美国富有家族成为了一个全新的资金供给主体,NVCA的抽样调查结果是交付给风险机构的投资平均占美国资产高净值家庭投资总额的10%,由此表明风险投资对资本的超强吸引力。

的确,理论上说风险投资就是为创新型初创企业而生,但实践中VC所面对的难题之一就是有没有可以进入投资矩阵的理想选择标的,而且往往可选标的数量越多,越有利于沙里淘金,全程投资的风险也就可以降到最低。对此,美国政府直接推动成立了科尔曼基金会支持创业教育,现在不仅有许多支持创业人才的培养机构,如小企业管理局、美国堪萨斯州青年创业家、考夫曼创业中心等,还有众多高校创业机构,如创业教育中心、创业家协会、创业研究会等,而且美国政府还大力提倡与支持创新创业活动,除了众多学校纷纷开展创业计划竞赛之外,美国政府还通过设立“白宫创客节”、“白宫演示日”等主题活动展示美国的创业故事。时至今日,美国也是全球创业最为活跃的国家之一,而创业端源源不断的资源供给无疑为风险投资的标的甄选与组合提供了充沛的素材。

当然,风险投资与初创企业总有说再见的时候,因此,退出渠道是否畅通就成为衡量一国风险投资市场是否健康与活跃的重要标志。一般说来,风险投资主要通过IPO和企业并购两种方式退出所投资的初创公司,对此不得不说的是,美国股市的螺旋稳定上升的确为风险投资兑现战略投资收益提供了牢固的保障。资料显示,去年风险投资通过IPO退出通道的时间中位数为5.1年,相比前五年平均数缩短了近3个月时间,反映出风投资本在IPO渠道中的退出效率有了明显提高。另外,NVCA统计发现,近5年来美国每年企业并购的交易笔数均达到和超过了580笔,并购成为了风险投资的退出主战场,虽然去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退出时间的中位数比IPO情景下要慢0.4年,但相较前5前依旧快了不少,而且对于未上市企业来说,风险投资依靠并购通道退出也许就是一个最优化选择。

原创文章,作者:爱视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izhuan.com/archives/63353.html